我的日本代购经历

  我的人生没有大起大落,平平淡淡地过了34载。然而,在2017年年底,我竟然作了一个人生中最大的一个决定,就是做代购。“代购”这个词语在今天的信息化时代,或多或少地有着一些贬义的成分,当下颇为流行的一句话:“代购之时,友尽之日”。这是针对朋友圈里人数比较多的代购而言的,而对于我来说朋友圈本身就100来号人,出去做代购,还得屏闭了所有与我工作相关的人,剩下的还有一些是买东西的,算下来真正有可能消费的也就几十号人,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说,我还是满有勇气的。
  第一件事是签证的问题,第一次做代购,就选择了日本。因为日本的药妆店大都价廉物美,即便是没有什么朋友买,我也可以背点回来自用,就是怀着这种心态开始的。签证是个人签证很难,于是经过了一番周折花了点钱找旅行社签的,定了3月26日的机票。一切都弄完了以后,还没过年。接下来就是要发圈了,告诉朋友们我要做这一行了,平时我并不注重加朋友,本身朋友圈人就不多,为了与工作区别开来我又重新注册了一个微信号,把之前能移到这个新号的都移了。
  上班了以后,与极个别同事聊到这个事了。有同事建议我利用现代的网络科技来吸引客户,于是我用自家娃闲置不用的物品挂到网络上,看是否有人关注,用这种方式加了十几个微信,也就是这十几个人中的几位成为了我此次日本之行的忠实客户。她们中以准妈妈和宝妈为主。当然,我这第一趟,没有什么经验,给她们的价格也是便宜又便宜。
  接下来就是日夜奋战买买买了,我出来之前订单很少,很多人说等真到了日本就会有很多人买了,这对我来说似乎没用。因为我们来之前只在机场租了一个WIFI,所以我们几乎是捆绑式的购买,导致了我的大量的时间都浪费在了专柜的排队上,我几乎都没有转柜的订单……,整整两天的时间,我成了职业排队的了,人生地不熟的,又不敢落单,说多了都是泪!后来,我圈里的一个陌生的准妈妈叫小飞龙,咨询了我几样母婴的产品,发现我的价格很便宜,还有我非常的耐心,服务态度好,她一下子觉得我才是一个靠谱的佛系代购,她迅速地把我介绍给了她身边的朋友们,都是准妈妈和宝妈,加起来共11个人,正是她们才支撑起我此次日本大阪之行的大多数订单。
  由于小飞龙给我介绍的群体需求多为母婴产品,我就边排队边咨询附近哪里有专业的母婴店,有代购说是阿卡酱,旁边有好几个人说那里贵,外面有供货商,便宜很多……排队聊天的过程中,小飞龙的朋友们下了五个膳魔师焖烧罐的订单,有代购小声地提醒我,外面供货的一个能大概便宜1000 日元呢,我再三思考了一下,这东西都是给宝宝用的,在外面买质量得不到保障,我出来代购的初衷就是坚持正品,不能昧着良心多赚那点钱,同时我的心态也放开了,第一趟主要是了解一下,赚不赚钱无所谓,还有订单本身就不多,就当出来玩,给朋友带点好东西。
  回国的前一夜,基本没睡,因为同伴的行李超重,我们就在那整来整去到天亮,之前认识了几个代购同行,也咨询了她们,到机场买超重行李额,还有就是发国际快递,后来有一个同伴说,到机场办行李托运的时候,看有游客或是出差的人行李少的,让他们帮带一下,给500元,我们觉得这方案可行,就打车到了机场,很顺利地搭上了一对小夫妻,俩人就一行李箱,跟他们沟通了一下,他们愿意帮我们搭一个行李,给他们500元,他们怎么都不肯收。后来进了候机室,有朋友之前要买生巧,同伴多买了几盒送给那对夫妻,他们也是说什么都不肯要,不得不说:出门在外,真的挺不容易的,能遇到他们也是人生之幸运。
  夜里1点多才到家,看看家中的娃睡熟了,亲了又亲。正好是周末,这二天就是理货发货,天热了,定生巧的客户要尽快发走,到家之前让家里人在冰箱里冻点冰块,寄生巧的时候用。但是这也增加了快递的费用。整了两天,快递全部发完后,我才觉得轻松了一点。
  不过转念一想,我虽然此次没赚到钱,但是也赚到了小飞龙她们的信任。我何德何能,人家一个陌生人,就因为偶然的网上的一次交流,就把自己和孩子的很多东西,完全信任地交给了你!她们收到东西以后,都反馈说很好,又把我介绍给更多的人。
  我从日本回来没几天,得知她剖腹产生了可爱的女儿,好可爱的宝宝。有时睡前,我时常会想,这条路既然开始了,就要坚持下去,不为别的,就为了小飞龙和她身边的朋友们,尤其是她们的宝宝们。她们是和我并不熟悉,但却信任我的宝妈们,我要守护他们,保证他们所用的东西都是正品,最起码在我心里,阿卡酱母婴店里的产品比外面的所谓的供应商的要放心一百倍!专柜里的东西肯定比外面游散着的人背包里的东西来得更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leven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