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连载《战争下的和平》1.2.56

  
  鲁岱 著
  〔1.2.56 山外悲声烈〕
  原来,这路队伍就是香山县县令李文李县长所率领的悼念人员。他们都是县衙里的官员或工作人员,后面的武士就是县长的警卫。“孙先生好。”李文县长与孙科握手之后亲热地说:“我们来迟了。这既是雨天的阻碍,更是上苍在为令尊悲泣啊!”“谢谢李县长。”一会子寒暄之后,李文县长就切入了正题:“我们今天的敬旗仪式,现在就开始。首先,我们进堂室内与孙总统见个礼。”说着,李县长一行人进屋内恭恭敬敬地行了叩拜之礼。同时,乐队奏曲。这时,所有的哭灵仪式也结束了,哭泣也停下来了。只有哀乐轮次奏响《去来兮》、《安息兮》和《祭曲》。随后,李文带着随行人员走出堂厅,来到旗台之下,面对两杆大旗伫立着。此间,礼仪师就高声喊话:“敬旗仪式开始也。”随着喊声落下,屋里屋外的所有人一统儿的站到了大雨之中,站到了旗台前面。礼仪师高喊:“敬天也!”于是,在场的人都仰首朝天,高呼:“天在上也,神灵就位。文臣武将开天道,万物有源,兴哉,兴哉。”呼毕,众人对着上天,长长地作一个揖。“敬地也!”礼仪师喊敬旗的第二个环节,奏乐持续不断。乐毕,众人就接着高歌:“地灵灵,四方静,长生广野寄人命。山水醉波涛,人民安宁,家国兴盛,英雄魂醒,翠鹤挂人情。”歌毕,奏乐毕,一个炸雷落下,暴雨如注。一小段时间之后,又一个炸雷落下,天降冻雨。洒在人的头顶上、身上,顿时形成了冰层,形成了雨松。满地白茫茫,雨淋物上霜。第三声炸雷落下,突然从乌云缝中射下来一束温暖的阳光,照耀在两杆大旗上,照耀在旗台前面的所有人的身上。同时,被阳光照射的这个小域区也没有了冻雨,仿佛数学上的“不动点定理”,在大区域的下雨过程中,存在着一个点式小区域没有雨水。这个“无雨域点”里,阳光灿烂,温暖怡人。正值这一神妙时刻,礼仪师大声叫礼:“敬旗也!”即然,所有人举起右手,置头额,行注目礼,凝望日月祭坛上的两杆大旗,寄望大旗的日月光辉,敬国,敬党,敬天地,敬人民。三分钟过去,礼仪师又叫喊:“放和平鸽也!”话音落下,县府人员释放出59只和平鸽。无法让人释巧的是,当59只白色和平鸽从鸟笼子里飞向天空时,人们高高地望见从南天门方位降落下来一只翠青色的仙鹤。这鹤与鸽恰好在半空中相遇。瞬间里,59只和平鸽围着那只翠鹤,像《易经》中的“太极图”,翠鹤自转形似阴阳鱼,白鸽列旋恰如八卦圈,他们巧妙地够成了一幅奇异无比的“鸽鹤太极”型“共和”天象。之后,这“共和型鸽鹤太极图”很快的形成了一道独特的天景图画:画外冻雨成霖,中柱鸽鹤腾飞;人旗并立,天地人一统。所以,人的眼睛望去,煞似仙景,盖天独奇。
  随着李县长讲话的结束,鸽鹤已渐渐离云而去,不恒及目。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一首美丽的宋词《思远人? 敬旗》:
  泪弹不尽临冰涌,祭敬旗魂动。慰藉孙君,眷思人远,一缕阳光痛!
  也不知是什么机会,这讣文被偶尔传到了美国的夏威夷皇后医学中心。这个医学中心原名皇后医院,成立于1859年,由夏威夷国王卡美哈梅哈四世及其王后创建。皇后医学中心位于夏威夷首府瓦胡岛上的火奴鲁鲁,即华人称谓的檀香山,是夏威夷最大的医院。1890年,夏威夷王国被美国吞并而归属美国之后,皇后医学中心依然保持原名称不变,并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1922年12月,在英国《伦敦时报》社工作的柯林多菲,因社长与其扭曲的爱情纠葛而赫然失踪,并一时成为整个伦敦市不解之迷,而且,许长时间里还没有人知晓柯林多菲的去向。事情从这第43章至第52章,文隔9章,仿佛又见到了柯林多菲的身影。其实,那是读者的一段误文。因为,在山东半岛的青岛市荣城成山卫镇天鹅湖上,孙中山等人所见到了柯林多菲,实际是柯林多菲在英国覃文省省立中学的同座位学友刘谈?柯林多菲。高中毕业以后,两个女孩子的大学去向不同。柯林多菲进入文学院学习,而刘谈?柯非多菲则在医学院深造。大学毕业之后,柯林多菲还因为一些家庭变故而流浪了一段时间,再参加工作。刘谈?柯林多菲则因家庭条件好而去了美国留学,硕士毕业后,直接进入了美国夏威夷皇后医学中心肿瘤科职任医师,至今已升任副主任医师。在《伦敦时报》不辞而别之后,柯林多菲鼓起一口气而贸然出国了。她没有经过太多的思考,只是凭着个人的感觉来到了夏威夷。一来这地方儿她比较熟悉,二是也想见见她的老同学刘谈?柯林多菲。可令她欣喜不及的是,当她来到皇后医学中心时,正逢医院招考录用有关工作人员。很顺利,在老同学刘谈?柯林多菲的内助下,她被录用为一名正式的肿瘤科护士。从此,柯林多菲改换门庭而弃文从医了。这两年时间里,她还报考而参加了肿瘤学自修班学习,学期三年,尚未毕业。奇怪的是,她们两个人仿佛心有灵犀一点通,不仅在医学上志同道合,还在人命美问题上见地一致,都赞同东门下娃的人命美学说。至于那天在天鹅湖演讲人命美学说之生命游戏规则,那是刘谈?柯林多菲一时兴起,临场演讲,不料博得了许多游客的认同与赞许。当然,她这次出国而来到中国却是医院的派遣,肩负有外联招收留学生等工作任务。
  入夜,这火奴鲁鲁市像夏威夷语“屏蔽之湾”一样,安静得如同水面之平风息浪。除了灯火、星光及滨河平原沿岸微弱的浪击声,再就是都市北面库劳山上的枝叶沙沙细响和南岸太平洋浅滩上的混沙波涛,那是无风三尺浪啊!晚餐,柯林多菲没有自炊,她没有感觉肚子有什么饿不饿的。此时此刻,她只想一个人到外面去走走。她从医院职工宿舍出医院旁门,偏开市区,朝向南面太平洋滩岸走去。路程也不太远。虽然这时令已初入夏,但这里都是气候温和宜人。因为,夏威夷群岛位于海洋中央,又有加利福尼亚洋流经过,可以调节温度。因而,岛上四季如春,气温多保持在二三十摄氏度之间,昼夜温差亦很小。因此,这宝岛常年草木苍翠,空气清新,风景幽美,最适人居。柯林多菲独自一人漫步到太平洋缘岸。她借着星光,遥望茫茫的太平洋,感觉有一种无形的美丽,不顾她的心里悲伤,欣欣然的暴露在夜空之下。大美太平洋,东西跨度一万九千千米,南北总长一万六千千米,总面积在一亿五千万平方千米开外,是世界上最大最深、边缘海及岛屿数目最多的海洋。此外,海底地形,火山地震,洋流潮汐,自然资源等都拥有世界之最。太平洋,地球上的最大珍宝!
  忽然,见一具灵柩停悬在了太平洋上空。她抬头望了望,感觉不很像,而是一个人。于是,她定眼细看,想辨辨究竟是谁。可是,看了一小阵子,感觉人又没了,只有几个儿文字。这文字还较清晰,可以辨认出来:“孙文孙逸仙”!这是她在自己的祖国内经常喊叫的和最想念的一个熟悉的名字。这时刻,她似乎觉得自己患了一种怪病,也即是不能见到这个名字,一见到就想哭。不过,此间,她还不相信那几个字是真的。于是,她睁眼再看,不知啥的,文字也没有了。太平洋上空,白茫茫的一片,只有一只孤零零的翠色黄鹤在一望无际的水面上空翱翔。她立即想到了这就是孙中山,就立即感觉人又要哭了。可是,还没有待她开口,鹤也不见了,只有一个人在高空中大声哭泣。真奇怪,这个哭泣的人的身相完全看不清楚,但哭的声音却听的非常清晰。她细细听来,却吓了一身冷汗。为什么呢?哭词太吓死人了:《哭死太平洋》!柯林多菲是从来没有听过这阕词的,更不曾有这种诡秘的说法。太平洋如何被人哭得死!可是,这已经是铁的事实了。因为,只要她屏住呼吸,全心聆听,哭词就可辨。她的心很乱,没有心思继续倾听,只是时不时的有一两句哭词留在耳孔内,印在心头上:“太平洋是活的,是天,是地,是人,是笑!”她无法控制住自己,她无法倾听全部的哭词,只觉得这哭声惨烈、凄凉,令人听了毛骨悚立。也正是如此,她不想听了,总想让自己的思想开小差以支开从高空中传下来的哭泣声。她塞塞耳孔,闭闭眼球,堵堵鼻门,静静脑袋。可是,这一切都似乎无效,反而让哭泣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悲哀。此间,又有一句哭词被强行烙印到了耳朵里面的鼓膜上:“太平洋是死的,是水,是土,是火,是木,是金!”她即然意思到,这哭词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五行”学说,是比活物更具有哲学味儿的东西。因而,此间,她的思维好像出现了一个错觉:“死的比活的好!太平洋就是死的!”她很害怕这个论断,更害怕遭人非议。于是,她想到了中国古代著名作家曹雪芹的一句经典语言:“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还无为。”她在对自己话说了:“这太平洋怎么可能是死的呢?这是假。然而,一旦将太平洋真的看成死了,那么,活,就必然成了假!这时,太平洋死定了。嗨!我就是一种无能,即便是将这种无能放置在‘有能’的天地里,依然无能!这时,太平洋就一定是活的。”柯林多菲自己也被弄糊涂了,她的思想在激烈地斗争:“是死,是活?是活,是死?”突然,耳朵里灌注进了一组强烈的哭词:“太平洋是人为的,可能是战火,可能是血水,可能是和平,可能昌盛;可以是死水一洋,可以是万物丛生,可以养育生命,可以灭绝人灵。太平洋,已是人的太平洋!”这一次,柯林多菲没有被吓着,好像还来了一点儿欣慰、情感:“这词,仿佛有一点儿道理。”于是,她侧耳细听,想继续得到更多的东西。但是,令人遗憾,大概是哭泣结束了,已经没有了声音。此时此刻,整个太平洋上空,又变得宁静了起来。不知怎么的,太平洋安静了,柯林多菲反倒感觉人要哭了。突然,她“哇”的一声,哭出了嗓门,还“呜咽呜咽”的哭得非常伤心,持续不断,甚是惨烈。看看她,一时仰面朝天号啕,一时俯首向地哭喊,一时抹眼泪,一时擤鼻涕,哭的惊天动地,喊的死去活来。大约哭了一两个小时,喉咙哑了,咽舌干了,头眼晕了,身人乏了,好像心还在痛,骨也在疼,坐也不是,卧也不是,简直生不如死!蓦地,她使出身上潜在的所有力气,大喊一声:“逸仙,我来也!”随着喊声落下,人往水边一歪,倒在了太平洋的波涛之中,不省人事。
  人丁祷太平,国体祈安兴。
  死生人作定,天道圣为赢。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柯林多菲醒过来了,但她已躺在了刘谈?柯林多菲的怀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o + elev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