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魔教十长老二战华山的时候,风清扬恐怕还是几岁的小孩。
   也许当时就被华山剑宗的人收养了(参考岳不群收养令狐冲),也许是等到十多岁时才拜入华山剑宗(参考岳不群收林平之为徒)。唯一肯定的是,风清扬是令狐冲的太师叔,并不是太师伯,不是剑宗的大弟子,排行第二还是第二十就不得而知了。
  
  
  
  
  
  
  
  
   关于这三位无招高手的人选,很多人揣测过,我也不多说废话。据我考证:这三位牛逼人士,一位就是他女朋友的爷爷,一位是当时威震武林的林远图,还有一位是武当高手(冲虚的师叔)。
   在笑傲里的出场人物,方证、冲虚、左冷禅之流皆是武林有名人物,风老既然说了当世无这样的高手,那自然是考虑过他们的。任我行虽然在西湖牢底没现身,但其剑法也跟冲虚一个档次。虽然令狐冲认为他很强,但风老多半看不上眼。而东方一直深居黑木崖,老风或许没考虑他的存在。
   话说在笑傲四十多年前,风清扬正值青年(当时岳不群大约十岁,宁中则刚出生而已),身怀绝学,手携佳丽,正是一生中最最美好的时光啊。
   此时的武林概况是:
   东南方的福建福威镖局已经创建二十多年,其创始人林远图仍然是武林公认的绝世高手,而且老当益壮(葵花的效果),但是已经深居简出了(掩饰)。镖局出镖,只要打着林远图的名号,黑道白道都不敢有非分之想。
   南方武当山,一位承前启后的道长,将太极神剑进行了改良,使之成为立于不败的绝学,威震南方。这位道长之所以是冲虚的师叔,是因为历来师伯师父之类的容易墨守陈规,只有那些师叔自我束缚少,心态好(反正掌门轮不到自己),所以往往能在武学上得到超然突破。
   在魔教总舵黑木崖,有一位武功超强的高手,但他不是教主,因为他常到武林活动(教主一般是不出黑木崖的,要办什么大事都叫左右使、十长老去,参考十长老两战华山)。这位高手与后来接任教主的任我行有一定的渊源,或许是任我行的大师兄(绿竹翁的师祖),一般采取任我行的师父是前任教主的说法,所以他大师兄应该是光明左使。
   而自从学了九剑之后,风清扬几次比武下来,开始在武林中声名鹊起,被称作五岳剑法第一(按照后来岳不群的说法,当时华山是五岳最强一派)。可想而知,很多剑宗气宗的师兄们心里不爽,风头竟然被师弟盖过了。
   这样,武林一时呈现出“东林、西风、南道、北魔”的格局。少林因为多不愿显摆,所以没有“中神僧”之说;日月教教主已经年老,不在江湖活动了,左使的名气便大了起来。
   有理由相信,这四大高手互相碰过面(高手不碰面就不是武侠了)。
   有一天,风清扬带着女朋友到湖北一带游山玩水,在武当山脚下遇到了冲虚的师叔,两人都听过对方的名头,于是邀上山去讨论剑法。这一讨论,两人相见恨晚(九剑善攻,太极善守,可以互相完善啊),结为知己(风大约三十,冲虚的师叔接近五十)。
   脑海浮想出一个构思:当时的冲虚二十左右,师父严格,常被痛骂一顿,但是师叔却对他很好,于是年轻的冲虚时常受师叔点播太极剑法。也正是这个时候,冲虚得以见识风清扬的九剑绝技(后来自己手痒才跟令狐冲比剑,大概是当年见识过老风的剑法,以为四十年后还是可以一战的)。风清扬的女朋友也许会如郭襄一样收冲虚为小弟,这个是很可能的,反正闲着没事 ……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风清扬和道长是君子之交,但是在华山的另一头却可谓鲜明对比:岳不群的师父和余沧海的师父长青子,也是相见恨晚的样子,互相印证武学,这位气宗大师兄在五岳剑派里也算得上一号人物,据说练紫霞神功练得皮肤都变颜色了,可谓人中的变色龙。前几年开始收了徒弟,大弟子叫岳不群,今年又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宁中则。
   告别了武当的道长后,两人一路向东,有可能是到豫鲁,也有可能是到江浙。如果到江浙,离福建不远,林远图或许偶尔押一趟重压的镖路过江浙一带,两人不期而遇是可能的。按照年龄和成名时间,林远图显然是前辈(岳不群对应林镇南,风清扬对应林仲雄),与前辈相遇自然不能动手,只是同在茶楼聊了一聊罢了。
   林远图押完了这趟镖,就回福建了,谁知刚到家门口,就有一个人称“三峡以西剑法第一”的人来比剑。这就是那个物以类聚的长青子,被华山气宗的宁师兄夸了几句,尽然飘飘然就来到了福建。毕竟是老前辈,所以林总镖头还是没把速度拉得很快,将七十二路辟邪剑法使出来(其实是在给他演示一遍),在最后一招把长青子打败了。这位青城恶鬼,霎时间什么雄心壮志都没有了,沮丧着脸回到华山,又跟气宗大师兄商量了一下,觉得一辈子也没机会胜,便灰溜溜跑回青城山去了。
   话说风清扬北上到了河南一带,本想拜访嵩山少林,却在半途遇到变故。方生奉师命去另一个门派送完请柬,就遇到了日月教众,毕竟有点功夫,干掉几个虾兵就跑。但运气不太好,正巧撞见了光明左使的大本营(正在图谋灭几个门派的大计)。这次看来是有死无生了,但很多武侠故事告诉我们,往往在危急关头总有大侠现身。方生的救星到了,他就是风清扬。
   一交上手,双方都发现:原来有高人在此。“西风”和“北魔”的大决战拉开了,为表示对高手的敬重,左使与风清扬要进行一对一的比武。此次比武与二十多年前的那次华山之战(十长老被算计)显然不同――魔教有很多啦啦队呐喊助威,其中也有几个香主和副堂主(堂主一般不成群结队),有个叫向问天的小伙子正在为左使抗大旗。
   具体经过我们不得而知,反正结果是:风清扬带着女朋友和方生走了,著名的光明左使如同长青子一样(但是左使比长青子要强大得多)郁闷而归,那几个预定要被灭的门派就这样幸免于难。
  
  
   再说风清扬携女友游中原,一个他一生都无法忘怀的悲剧发生了。他的女朋友患上了一种绝症,来得太突然和太迅捷(或许是天生怪病,或许是被无名的毒草毒物所害),两人虽然很快的赶到开封寻求一位怪医救治(平一指的师父),但是还是晚了一步。
   风清扬从此孤单一人,一直守在女友的坟前,也不管华山的剑宗跟气宗闹得怎么样,他就是铁打地不回去了。从此,几年前才崛起的风大侠,很少在江湖走动了,也没人见过他的独孤九剑。过了好几年,风清扬(四十岁了)终于被师兄弟们给劝了回去。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气宗跑遍全中原的青楼,终于找到一位在相貌上与风清扬的前女友有三分五分相似的女子,并且将其生平习惯、动作、穿着完全仿制。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风清扬到江南娶妻――与其说是娶妻,还不如说是圆前女友的一个结婚梦,华山这边却开始磨刀霍霍了。剑宗感觉不大对头,于是派封不平、成不忧、丛不弃三个弟子赶紧去向风师叔说明气宗的一些不平常举动,让他赶快回山。
   但是,气宗早有准备,在半道上就把封不平三人给耍了,让他们耽搁了好几天。就在这几天,气宗向剑宗提出玉女峰比武,剑宗估计弟子们也该到江南了,过几天风清扬就会回来,时间应该赶得及,于是接受了某日比武的提议。
  
  
  
   风清扬看见这个结果,饮恨终身,也不知道该不该找气宗算账,但嵩山派又咄咄逼人,还是看他们自己怎么办吧。思前想后,风清扬还是决定隐居起来,世间事再也别管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0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