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曲救助]32岁的铁棍和54岁的头颅

6月25日是我的婚礼,但是我不得不面对一个没有亲生父母在场的婚礼,而他们都健在。
  母亲在当天报了案,凶手在当天晚上被抓住。面对头上满头纱布的父亲,我暗暗的发誓,一定要给父亲一个公道,一定要把父亲救活,可是现实是残酷的,父亲的伤属于刑事案件,不能用医疗保险,父亲10天的花费已经接近10万,我们家的现金马上要全部花完了,如果借不到钱,我就当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死去,而父亲交了一辈子的医疗保险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没有用上,如果父亲这次没有醒来,就是交了一辈子保险一次没用过,直接为党为国家做贡献了,现在我十分不理解这是什么狗屁制度,旁边的一个床病人是国家干部,住院93%报销,不报销的药不开,基本上是100%,人家只是为了疗养式的治疗。和人家比,天壤之别。
  因为在6月3号的一天,父亲被一个叫卢大鹏的32岁男子在背后用铁棍偷袭,连击3下后倒地,送到医院后,经检查大脑内大面积出血,大夫说这种情况医院不予抢救,因为没有抢救的意义了,在母亲的坚持下,医院马上进行了手术,直到现在父亲还在昏迷中,医生告诉我,现在保住了半条命......母亲在当天报了案,凶手在当天晚上被抓住。
  有的人会问:这种事犯罪嫌疑人卢大鹏家里一般会赔呀。问得好,父亲住院的第二天,卢大鹏的父亲卢国力、母亲刘亚芝来到医院,跪着哭诉恳请母亲不要盯的太紧,放他的儿子一马,并交上一万块钱,母亲提出你们家筹钱吧,只要积极的治病,其他的都好商量,可是到现在,在我们的催促下,17天了,对方仅仅又拿了4000元,还是分3次,他们家没钱吗?恰恰相反,条件很好,据我所知卢大鹏的父亲卢国力、母亲刘亚芝的名下有3套楼房,1套平房,粗略的估计资产在50-80万之间,卢大鹏是赤峰宾馆的厨师,工资很高,妻子据说是老师,每周还给人补习英语。这样的家境没有钱?后来一个知情的好心人告诉我,卢大鹏的叔叔和舅舅是公务员,一个是赤峰市松山区刑警队的,一个是锦山县法院的,人家是在花钱疏通关系,因为卢大鹏名下没有房产,卢家就是不打算掏钱了,如果可能的话,花钱把法医鉴定做成轻伤害或者做成重伤害里级别最轻的,最多判个3年,好的话缓期执行,就一天牢不用做了,要不就是在监狱里减刑,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出来了,听完以后我很激动,一个典型的故意杀人罪马上就要变成一个连斗殴都不如的事件了,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呀,只要你敢想没有做不到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法制的社会里,我们经历我“我爸是李刚”经历了“药家鑫杀人案”,法律在不同的事件中发挥了不同的作用,不知道给我的是什么,是人情、金钱大于法,有钱能使磨推鬼,还是一个公正的审判。我很期待。。。。。。说到这里我还想强调:
  二、三线城市没有还遗产税,很多的年轻人名下都没有房产,一旦犯罪,家长不予赔付,大不了做几年牢,像本案的卢大鹏一样,不管几年出来,一样过着小资的生活,必定转移财产的方法很多。应当有法律更加合理,更加严谨的对待类似事件。
  
  
  
  可以采访我:
  电话:18004318018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