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尖”的邂逅

  “金五台,银普陀”,指的是佛教两大圣地。由于地理因素,五台我无缘攀登,普陀倒是去了多次。
  那年,我在从事编辑工作,因召开一个笔会,地点定在舟山朱家尖。
  它是一个仅次于普陀的大岛,阳光、沙滩绝不亚于普岛。
  东道主将我们安置在当地一个设施豪华的宾馆,珍馐美肴以外,晚上文娱活动还有小姐陪伴,真有“此间乐,不思蜀”感觉。
  我爱好运动,晚上就迫不及待地想去海边游泳。一位大概是特地安排的MM,自告奋勇要求同去,这样反倒让我犹豫了。就以安全因素为由,婉言拒绝了那位热情小姐的请求。事后,被人盛赞“美人投怀而不乱”,我嘿嘿作鹭鸶笑,不置可否。
  第二天,全体去新沙浴场游泳,了却了我的夙愿。朱家尖海滨浴场规模绝不亚于普陀百步沙,水上摩托、海上冲浪等,设施一应俱全。在海上骑摩托,我还是头一遭,波浪一个接一个,就象行驶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冲浪主要是要掌握风向,不然的话,举步惟艰,一个浪头打来,就把你掀翻到水里。好一会儿,才稍得门道,能在水里蹒跚而行。
  一会儿,我还是弃舟入水,玩儿起行家里手的游泳来了。我用各种姿势,如鱼得水地划着。忽然,一个戴泳帽、防水眼镜,穿比基尼的女性,出现在我眼前,看我诧异地看着她,“噗嗤”一声笑了,随后摘下眼镜说:“不认得我了?”哦,原来是昨日那位自告奋勇的姑娘。
  “你游得那么好,可不可以教教我?”那姑娘说。
  “海边的女孩,还用得着我教?”我爱理不理的说道。
  “你怎么也来了?”为缓和气氛,我又补充了一句。
  “这里又不是你们包场,只要买票,谁都可以进来的。”女孩嗔道,似乎是在生我先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
  这下反倒让我尴尬了。于是,出现了令人难堪的冷场。
  “你的自由泳很漂亮,能教我吗?”姑娘又开口了,打破了方才的僵局。
  “你先试着游一下,让我看看。”我不能再拒绝了。
  女孩果然听话地游了起来,动作做得很认真。
  “怎么样?”游了好一会,她冒出头来问道。
  我根据自己的观察,仔细的把动作要领分解了一下,她改正得很快,真是个有悟性的聪明姑娘。
  自然而然,彼此的隔阂消除了不少。我从她的谈话中获知,她是舟山海洋学院的学生,家住沈家门,父兄都是渔民,朱家尖是她小姨家。
  我也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来历。
  “原来是大编辑,怪不得这么清高!”她挖苦道。
  “我真的是从安全考虑,自己没关系,把你也连带进去,那可不是罪莫大焉?”
  “三句不离本行,谁吃得消你掉书袋?”她又俏皮了。
  “掉书袋,在这汪洋大海里?”我一语双关地说道。
  “好了,说不过你,我还是把老师的秘诀重温一下吧!”这回是她息事宁人了。
  于是,我们又游了起来。她进步很快,几乎可以与我并驾齐驱,虽然我没有用力。好一会儿,她终于累了。“休息会吧。”她娇喘道。
  我们依托在防鲨栏的绳子上休息。在水上,浮力使人体重减轻许多,随便凭借一个什么,都能使人浮在水面上。不是有捞救命稻草一说吗,此言不假。
  蓝天大海,荡涤干净了人的灵魂,片刻的工夫,让两个陌生的男女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未完)
  舟山朱家尖“新沙浴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ne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