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广告牌引发的“马拉松官司”(转载)

  10年里打了近50场官司 一块广告牌引发的“马拉松官司”

  因为无法认可当地政府的一项户外广告收费政策,此后又不满相关职能机构的执法行为,浙江省宁波市奉化的一家广告公司被迫与政府对簿公堂。从2005年事件爆发至今,该广告公司在10年时间里打了近50场官司。
  11号文引发纷争
  11号文规定,对奉化市管理范围内的所有户外广告设施设置权进行有偿出让,市政府委托市城管局负责本办法的具体组织实施。
  海王星公司负责人童海啸告诉本报记者,2003年,他们公司决定在奉化市境内的高速公路两侧投资建设一批T型户外广告设施,在和农村的土地承包户、村委会签订了租地协议,支付了场地租赁费后,又得到了当地街道办的签批同意。但2004年9月下旬,奉化市城管局却以“政府要对户外广告统一规划、有偿使用、招标拍卖”等理由停止审批。
  但此后,奉化市城管局又拟定了一份《奉化市户外广告设施设置权有偿出让协议书》,拟将该收费行为以民事合同的方式合法化,但海王星公司拒绝在此《出让协议书》上签字。
  据童海啸介绍,此座被强拆的T型户外广告塔,其有关常规手续早在2004年7月就已经办理,只是此后未向城管局缴费,所以被城管部门认定为违法广告。
  袁裕来在博客中认为,奉化市11号文的实质内容是利用行政许可收费,而这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规范的重点之一,其中第58条规定,“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和对行政许可事项进行监督检查,不得收取任何费用。”
  并且,与系列诉讼案相关的奉政发(2005)11号、奉政发(2006)30号,以及浙江省财政厅等三部门联合下发的浙财字(2006)121号等3个红头文件先后被纠正或废止(暂停执行)。
  于是,童海啸在此后10年时间里,连续发起了40多场有关侵犯名誉案、行政不作为案、行政赔偿案等系列诉讼。
  去年9月,童海啸根据奉化市监察局的职能和该局行政执法问责中心的职责、规定,向奉化市监察局局长兼问责中心主任何晖当面提交了相关问责处理的投诉函,要求对涉及此前“强拆案件”的李某等9名政府官员进行专项督查和问责处理。
  于是,2015年2月4日,海王星公司向奉化市法院起诉奉化市监察局,要求法院判决该局行政不作为的行为违法,并判令被告履行对李某等9名涉案人员进行问责的法定职责。
  海王星公司坚持向浙江省高院申请再审。7月13日,浙江省高院向海王星公司发送立案通知书,对海王星公司诉奉化市监察局行政争议纠纷一案进行正式立案。
  记者试图采访何晖,但对方拒绝接受采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3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