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Y时事20060811:赖斯“与狼共舞”(转载)

【BBY时事】赖斯“与狼共舞” (2006年8月11日星期五)
  ●赖斯“舞兴正酣”
  据美联社8月10日消息:由于美国和法国8月5日提出的解决黎以冲突的决议草案遭到黎巴嫩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反对,法国正考虑起草一份要求以色列和真主党都撤出黎巴嫩南部地区的新决议。但美国反对在决议草案中包括黎巴嫩提出的要以色列撤军的要求。目前法国和美国谈判代表未能就安理会黎巴嫩决议案草案部分内容的措词达成共识,从而使草案提交给安理会的时间被再次推迟。报道称,法国支持黎巴嫩政府提出的在以色列军队从黎南部撤到黎以边界“蓝线”后、在联合国维和部队帮助下向黎南部派遣1.5万名黎政府军士兵的提议。法国还暗示如果不能就此达成协议,它可能向安理会提交自己的草案。  
  众所周知,法美决议草案并没有包括黎巴嫩和阿拉伯联盟最关心也是最关键的以色列从黎巴嫩撤军问题,也没有考虑被侵略国黎巴嫩提出的解决萨巴阿农场的归属问题以及任何在黎巴嫩部署的国际部队都不得打着北约的旗号的提议。
  我们在7月31日《赖斯的“红舞鞋”》中就指出,安理会解决黎以冲突的决议草案应该包括几个方面:一是必须首先实施停火后进行决议草案的讨论;二是一支变相保障以色列“永久安全”的具有作战能力的多国部队,可能会造成当地局势的继续紧张甚至可能有扩大战争的危险,而且有侵犯黎巴嫩主权的嫌疑;三是该草案的关键条款必须在征求被侵略国黎巴嫩政府的意见后才能拿到安理会表决,否则表决后无法实施也只是废纸一张。
  目前的焦点正是在这些问题上,其一,没有停火就无从谈撤军,没有双方都接受的撤军内容就无法实施停火。其二,如黎巴嫩接受一支以色列要求的“保镖式”多国部队进驻黎巴嫩南部无异于引狼入室。
  在我们看来,现在的这份以“美式太极拳”鼓捣了一个星期、用“法式浪漫曲”演奏了7个昼夜、沾满了以色列在黎巴嫩又多了一周的杀戮所溅起的“酒红色液体”的安理会第一份决议草案,不过是一份华盛顿为以色列对黎巴嫩侵略行径的辩护书,也不过是赖斯穿上了停不下“武”步的“红舞鞋”后表演“战争芭蕾舞”的“第一乐章”。
  当美法方案出台后,美国国务卿赖斯8月6日表示,黎巴嫩政府必须解除真主党的武装,而法美方案只是黎以达成永久性停火的“第一步”,期望尽快结束冲突目前还不现实。赖斯指出,联合国必须尽快在未来一或两天内就停火决议案进行表决,为结束以黎战事铺平道路。
  尽管赖斯没有兑现8月1日所作“本周内实现停火”的承诺,但华盛顿“万里长征的第二步”已经昭示于天下。美国总统布什8月7日上午宣称,他反对黎巴嫩总理提出的以军立即撤军的要求,这将导致黎巴嫩南部以及真主党控制地区出现权力真空。布什坚决主张把解除真主党的武装和以色列停止袭击结合起来,只有在国际部队部署之后,美国才会支持以色列从黎南部撤军。
  别以为全世界都同情和支持黎巴嫩,也别以为黎巴嫩政府所提出愿意向黎南部派遣1.5万名黎政府军士兵的提议“不失为当前最有现实意义”的方案,即使美国和以色列都一致同意撤军,或者接受黎巴嫩的其它条件,但继续我行我素的华盛顿手头上握着的牌子,足够让全世界“大饱眼福”浏览华盛顿独家播放的“慢镜头脱衣秀”:决不让真主党的解除武装流于形式,如何监督武装解除的过程就成了美国“第二步”游戏的焦点;解除真主党武装后如何保障以色列“永久性安全”,也就是如何阻止真主党武装死灰复燃,这就成了美国“第三步”游戏的焦点;解决了黎巴嫩真主党的问题,如何切断威胁到以色列“永久性安全”的真正根源“伊朗对真主党的一切支持”,也将成为美国“第N步”游戏的焦点。
  也就是说,既然华盛顿把解除真主党武装和以色列停火“硬塞”到一个“多胞娘胎”里,就如此前我们所分析的一样,美国和以色列将永远都得不到它们想要的答案,那么以色列不得不穿着停不下“武”步的“红舞鞋”继续“职业刽子手的使命”,联合国也将不得不继续其离不开“美国原版伟哥”的“非汉子”悲哀命运。
  正在休假的布什一改历来喜欢一步到位的风格,让“舞兴正酣”的赖斯引领联合国那群无奈的“灰狼一族”围着赖斯继续一曲漫长的“饿狼的传说”。
  ●“不赖拍档”的“不和谐音符”
  在黎巴嫩和其他阿拉伯国家在为自己共同的利益拼命力争的时候,在安理会那几个“常任董事”游手好闲的时候,堪称世界政界“最佳拍挡”的“布什-赖斯拍档”却引起了我们的兴趣,这主要源自于亲密无间的“不赖拍档”首次公开露出了“不和谐的音符”。
  我们注意到,美国国务卿赖斯7月末两次中东之行,终于促成了以色列同意在7月31日起暂停48小时空袭这一“不枉此行”。如果说这两天的暂停空袭,以色列把“省”下来的那些炸弹作为赖斯带回美国的“区区薄礼、不成敬意”的话,那么赖斯给以色列的“回礼”恐怕就不会仅仅是那几颗炸弹了。
  人们没有忘了,刚刚回到华盛顿的赖斯在8月1日曾经豪情万丈地宣布,安理会将很快达成一项紧急停火协议和一个持久性的解决方案,“我确信我们能在本周内实现这两个目标”,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党之间的停战“在本周内完全可能实现”。
  然而,当8月5日法美的黎以冲突解决方案出台后,赖斯8月6日则一反常态地把“实现”改成了“现实”。她改口表示,黎巴嫩政府必须解除真主党的武装,而法美方案只是解决问题的“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期望尽快结束冲突目前还不现实。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赖斯“新中东”战略、“本周内实现停火”、“未来一或两天内表决停火决议”相继一一食言,似乎又回到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迷迷糊糊的童年”,这难道真的是童话《红舞鞋》的复活吗?
  值得注意的是,赖斯把“实现”改成了“现实”,是在8月6日她前往特克萨斯州克劳福德镇一个农场与正在度假的布什总统会面后的“不得已而为之”。
  据美联社8月3日透露,其实赖斯与布什在黎以冲突问题上的意见相左,在赖斯第二次重返中东表态“该是停火的时候了”的几个小时后,就被布什以“在没有彻底解决真主党武装之前,绝不可能实现停火”给予了证实。美联社分析认为,除了被黎巴嫩拒绝会面之外,与布什出现了严重分歧也是赖斯被迫提前中断中东之行的最主要原因之一。美联社还透露,赖斯8月2日在华盛顿与到访的以色列副总理佩雷斯会谈后对记者说,“我认为黎以停火有可能在未来几天内实现,而不是几周”。而佩雷斯在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哈德利举行会谈后却强调,对真主党的军事行动还要持续几周。佩雷斯显然已经从哈德利那里得到了布什的意图。报道称,据接近赖斯的人士透露,赖斯已掉进白宫一些人为她设的陷阱里,她认为白宫有人从后面向她捅刀子。随着以色列对黎巴嫩的军事行动日益不得人心,美国政府内部的分歧还会加剧和明显。
  尽管上述消息无法得到官方的证实,但人们应该还记得赖斯在7月30日“大倒苦衷”地说自己提出的停火方案“是在困难条件下顶着压力达成的协议”。我们在7月31日《赖斯的“红舞鞋”》中也曾就此做过详尽评述,现在看来,赖斯所谓的“顶着压力”,除了来自国际社会呼吁停火、美以愈来愈孤立的压力以外,原来还有来自华盛顿内部的“家丑不外扬”的压力,而且这一压力竟然是来自自己最亲密最效忠的主子。
  这恐怕就是以“最佳拍档”闻名于世的布什-赖斯“不赖拍档”,第一次如此公开露骨的亲密有“奸”吧。
  由此看来,赖斯不但要面对安理会那几个“常任董事”不怀好意的“色狼迷迷”,还要提防真主党“武装匪徒”、黎巴嫩“懦弱政权”、阿拉伯世界“无首群狼”、伊朗和叙利亚“心怀狼胎”,而且还要面对来自“白宫老狼”防不胜防的“狼性骚扰”。
  童话《红舞鞋》中的小女孩最后也曾试图停止自己的舞步,只是已经力不从心,她最后唯有连同“红舞鞋”一起砍掉自己的双脚,才得到了灵魂的超脱。
  现在人们看到了现代版的“红舞鞋”。人们应该注意到,赖斯7月29日第二次重返中东跟第一次少了一份狂妄多了一份理智,面对自己一生中从来不惧怕的孤独和血腥,她第一次动摇了。这位美国未来第一个女总统最有力的竞争者确实感到疲惫了,但是,脚上的“红舞鞋”却容不得赖斯停下来,而且布什更容不得赖斯停下来。要么永远地舞动下去,要么累倒在黎巴嫩的战火中,谁让赖斯喜欢挑战世界喜欢“与狼共舞”呢?
  最致命的是,如果这类“风流韵事”落入善于摆弄“堡垒从敌人内部攻破”的北京的手心,恐怕到目前为止唯一还没对法美草案“金口一开”但试图从中挖掘出“钻石”来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就“有所事事”了。
  ●以色列踩着了赖斯的“红舞鞋”
  据以色列《晚报》8月10日报道称,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决定暂停扩大以军在黎巴嫩南部地区地面攻势的计划,以给国际社会有时间磋商停战决议草案,组建一支可以牵制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的维和部队。报道称,奥尔默特暂停扩大地面攻势的决定在9日午夜后作出。在作出这一决定的数小时前,以色列安全内阁批准了一项扩大以军在黎巴嫩南部地区地面攻势、整个军事行动将持续约30天时间的计划。
  另据美联社报道,美国白宫发言人斯诺8月9日上午在白宫表达了美国对以色列坚持扩大对黎攻势的不满。斯诺说,无论是以色列还是真主党都不应该使长达一个月的以黎冲突升级。有记者问美国对以色列的大举进攻的意图有何评价,斯诺说,现在我们各方都在努力工作以便缩小美国与盟友之间关于如何解决冲突的分歧。斯诺强调,我们希望结束这场冲突,我们不希望冲突升级。当有人问这是不是意味着美国对以色列的批评,斯诺强调说,美国的信号是同时给黎以双方的。报道称,这是被外界认为一直偏袒以色列的美国,首次出现官方公开批评以色列的言论。
  人们应该注意的是,以色列的扩大地面攻势与国际社会磋商停火决议草案或组建维和部队简直就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伟哥与淫嫂”,而华盛顿“首次批评以色列使以黎冲突升级”也不过是“卖弄关子”,难道华盛顿就不渴望“进攻进攻再进攻”的一个接一个的高潮吗?别以为以色列7月31日给了赖斯一次“暂停空袭48小时”的面子,这一回又再次为了美国而“暂停扩大地面攻势的决定”,好象是在维护美以联盟的共同利益,其实这不过是真正的杀手准备发出致命一击之前的“憋足力量”。正如我们在7月31日《赖斯的“红舞鞋”》中所指出的:暂时停火计划不过是杀红了眼的以色列新军事打击的前奏。
  在我们看来,以色列这个看似为了减缓与美国在黎以问题中早已产生矛盾的“画蛇添足”之举,实际上就是试图掩盖日益加深的美以之间的矛盾。以色列十分清楚,即使以色列再次演绎当年“第五次中东战争”围攻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之“疯狂经典”,华盛顿也只是“公开批评”而已,但华盛顿绝不会谴责和阻止以色列为了犹太民族的安全和利益所继续的杀戮。以色列显然也是在告诉华盛顿:以色列不能总要听“符合美国全球战略利益”的华盛顿的摆布。
  其实,美以之间早在7月31日就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音符”,从宣布“以色列暂停48小时的空袭”的消息都得由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埃雷利出面“主持大局”,就可以透视以色列这一仗至今还没有达到预期军事目的的“难言之隐”,同时人们也不难理解暂停空袭宣布后竟有80%以上的以色列民众反对停火并坚决支持政府和军方继续行使“自卫的权利”。
  人们应该还注意到一则来自伦敦的消息。据报道,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8月3日在回答英国记者有关“如果布什让你停止军事行动,你会作何反应?”的问题时表示:我认为以美关系不是建立在我们听取美国政府的命令之上。但是,公平地说,以美关系比一个坚定的支持和总统本人的承诺广泛得多。这表现在美国国会和参众两院,这不仅仅是总统,而是美利坚合众国。
  奥尔默特没把布什“当一回事”?这似乎只是“人民内部矛盾”,实则是利益至上在影响着永远不屈不挠的犹太民族不得不坚定地“孤身走我路”。而美以之间矛盾的加剧,也在隐藏着一种巨大的危机。
  毫无疑问,对敌人任何的松懈都意味着自己将付出更大的代价甚至生命,这与美国一直崇尚实力当头和武力至上是格格不入的。尽管美以遭遇了历次中东战争以来前所未有的“孤枕难眠”,但“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华盛顿“放下屠刀”不再追求在战场上捞取更多的谈判资本,这绝对不是“山姆大叔”的一贯风格,除非“不赖拍挡”的重心又倾斜于赖斯,而赖斯也不过借此“立地成佛”继续表演“红舞鞋”的“第二乐章”。
  不过人们还应该注意的是,以色列“暂停扩大地面攻势的计划”并不代表还在进行的军事打击行动有丝毫的减弱,反而在暗示惯于和精于玩弄不确定因素“单边行动计划”的“犹太独行侠”可能将采取更诡秘更凶狠的打击行动。凭着“美以团结如一人”始终屹立不倒的以色列,也从来没有忘记自己就是靠着飞机大炮杀出一条血路来的“立国之本”。
  在我们看来,以色列显然是读懂了伟人毛泽东“宜将乘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这一诗词的深远涵意,决不给真主党任何的喘息机会,最大量地摧毁敌人的有生力量和武器装备,远比安理会决议要求所谓的解除真主党武装来得实惠和安全。不同的是,美国完全可以利用自己在安理会的“金质图章”足以证明自己是一匹傲视全球的“美利坚老狼”,而“阿拉伯特区”以色列却唯有在战场上以敌人堆积如山的血肉之躯来捍卫“中东野狼”的传奇。本来这一个月的军事效果几乎丢尽了“中东野狼”的面子和荣誉,即使未来更大的胜利也仅能证明以色列还有资格生存在这片美国的“阿拉伯特区”上。
  必须明白的是,在这次黎以冲突中,以色列穿上的“红舞鞋”就是赖斯给以“量身配套”的,如果以色列永远不停地舞动下去,那么赖斯也不得不跟着“奉陪到底”。以色列国防部长佩雷茨10日说,如果旨在结束以黎冲突的外交努力失败,以色列将动用“一切手段打赢与黎真主党之间的战争”。目前的迹象表明,早就想停下来但却停不下来的以色列,现在反而在试图说服主子“将新中东战争进行到底”。
  也许华盛顿终于发现,不管自己身在何处,不管是台湾海峡和朝鲜半岛,还是中东和中亚,那些土豪劣绅都指望自己出面伸张正义、一展雄风。不过华盛顿心里十分清楚,这些“披着羊皮的狼”几乎是“万众一心“试图把美国拉进战争的漩涡里去,尽管以色列是唯一愿意“身先士卒”的,但所谓的扩大地面攻势,其实就是要把一盘散沙的阿拉伯国家尤其是伊朗引诱到黎以冲突中来,从而引爆以色列梦寐以求的“第六次中东战争”。以色列并不惧怕面对整个阿拉伯世界,占不到上风正是想要的“特定效果”,反正美国总不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最后不得不乖乖地为“大中东民主计划”加入到以色列的战斗行列来,这才是以色列“扩大地面攻势”的醉翁之意。
  所以我们还是坚持7月21日《内贾德的“情书”》中的观点:从战争的角度来说,“牛刀杀鸡”和“杀鸡儆猴”的以色列将无疑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但如果战争演变成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恐怕最后真正胜利的天平不会倾向于以色列及其幕后操盘手美国。
  种种迹象表明,这场美以预想中“速战速决”的攻坚战和歼灭战正在不得不演变成游击战和拉锯战。不难想象,即使美国为了所谓的“领袖权威”控制一下以色列的“屠杀欲望”,但最终不得不回到战场上找回“青春的激情”。同样的,即使以色列最终为自己为美国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但这个战争的胜利者不一定就是利益的最终收获者。
  事至今日,人们也不难看出,牢不可破的美以联盟已经开始“武”步紊乱,不是以色列踩到了赖斯的“红舞鞋”,就是赖斯踢到了以色列的后脚跟。赖斯现在又面临另一个“寂寞的苦衷”,这就是同一条战壕的以色列也混进了“狼群”当中。
  显然,回过头来一看,美以裂痕与“不赖拍挡”的“不和谐音符”有着密切的关联,其实就是“不赖拍挡”一个侧面的反应和延续。如果美以之间的纠葛被某些“狼心狗肺者”所利用,那么恐怕美以将面临一个极其危险的全面战争的边缘。只要有人试图把美国拖入这场战争或驱离这场战争,必然会利用美以目前正在激化的内部矛盾,顺水推舟地设置“请君入瓮”的战略陷阱。
  ●“毛泽东战略思想”的“现代大盗”内贾德
  据美联社报道,伊朗首席核谈判代表拉里贾尼8月6日代表伊朗政府对安理会7月31日通过的第1696号决议首次作出正式回应,明确拒绝了这一决议,并宣称伊朗不会中止而是要继续和扩大铀浓缩活动。拉里贾尼还表示,伊朗没有违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任何义务,因此联合国无权要求伊朗暂停铀浓缩活动。
  众所周知,拉里贾尼在7月20日已声明伊朗将于8月22日正式回复六国方案。我们在7月21日《内贾德的“情书”》中这样评述:华盛顿试图借以色列之力、一举击倒千里之外的伊朗核野心。无奈的是,伊朗总统内贾德简直就是“毛泽东战略思想”的“现代大盗”,伊朗在7月20日为答复六国方案而发表声明是十分及时和明智的,就是以坚决的态度警告华盛顿:黎以冲突的任何结果都改变不了伊朗的核立场和原则。这无疑就是给试图把哈马斯政权、黎巴嫩真主党、伊朗核问题“一锅端掉”的华盛顿泼来了一大瓢冷水。
  显而易见的是,伊朗在8月6日声明拒绝接受安理会第1696号决议案,并“火中浇油”的宣布继续和扩大铀浓缩活动,这不过是“内贾德博弈术”的“直指死穴”的又一个战略举措。
  伊朗为什么非要把自己推向“绝路”呢?内贾德自有自己的一套见解:一是和平利用核技术已成为伊朗既定的“不倒翁”政策。二是目前华盛顿同时应对伊朗问题和黎以问题已显露了“伟哥的副作用”,到头来恐怕是“外面红旗不举家里帅旗要倒”。三是“三足鼎立”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的“二足”中俄及欧盟十分明显地与另“一足”美国在唱对台戏,如果华盛顿一昧坚持自己在黎以冲突解决方案的立场,必然引发中俄欧在未来伊朗核问题上的“以怨报德”。四是美以在黎以冲突中已成了“孤家寡人”,阿拉伯国家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空前地团结。
  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不难想象,如果黎以冲突这场“美国和伊朗的间接战争”继续下去,亲美的黎巴嫩政府恐怕不得不被迫奋起与自己的“骨肉同胞”真主党携手并肩、坚决抵抗共同的敌人“犹太侵略者”。如果这场冲突扩大为真正的第六次中东战争,那么内贾德那句“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的狂言恐怕将变成现实。
  理由十分简单,美以这一次所面对的是整个阿拉伯联盟,而且将不再象以往那样得到欧洲盟友的支持,而伊朗的背后却多了两个全世界都心知肚明的后台老板。
  内贾德显然是在充分利用当前黎以冲突这个赖斯为之激动的“新中东时代”,决意通过伊朗核问题、黎以冲突造就一个在中东真正具有影响力的波斯民族。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在7月26日《最毒“赖斯心”》中认为赖斯唯一的失误就在于:她竟然忘记了自己真正的对手正是正在改变世界格局的中东英雄――内贾德。
  让人难以理解的是,素以“最毒妇人心”而著称、从来不让“灰狼一族”占到任何便宜的赖斯,却心甘情愿主动以“美伊直接对话”同内贾德分享“红舞鞋”的魔力。这可是朝鲜金领袖渴求多年但至今连个影子都摸不着的“直接对话”,我们不知道上台刚刚一年的内贾德有什么挡不住的魅力,只是看到了赖斯追求“与狼共舞”所流露出来的最致命的诱惑。
  赖斯当然十分清楚,“与狼共舞”不是闹着玩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ree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