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苦难——记当代残疾青年和大学生楷模魏泽洋

笑傲苦难
  
   1985年隆冬,皖北大地天寒地冻,空旷荒寂,但却透着生命的抗争:钻天的白杨树傲迎寒风,默默地萌生着枝繁叶茂的希望;枯黄的麦苗、油菜顽强地抵抗着寒冷的侵袭,悄悄地孕育着春的梦想;小草用“野火烧不尽”的信念,在荒芜的草丛中匍匐着点点绿意。
  2月14日,春节前夕。灵璧县杏山村。
  这天放映的影片是《南征北战》,讲述的是人民解放军千辛万苦、历尽磨难解放全中国的故事,似乎在隐喻着沈美荣腹中孩子的出生和成长也将一路坎坷。晚上9点多钟,随着电影结束前震天的枪炮声和厮杀声,沈美英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安分起来。几分钟后,沈美英感到痛疼难忍。魏礼宏急忙回家收拾好平板车,拉着沈美英急急忙忙地奔向三里之外的卫生所。夜色深沉,小路崎岖,短短的三里路足足走了半个小时。沈美英又在痛苦中煎熬了一小时才开始分娩。令医生吃惊的是,先分娩出来的竟然是双小脚。虽然村卫生所的医生也许不知道“臀位产”这个专业名词,但她们非常清楚,这种分娩是不正常的。分娩的过程非常不顺利,几位医生轮番上阵忙活了将近1个小时,孩子才生下来。刚生下来的孩子浑身青紫,没有呼吸。医生急忙将纱布放在孩子嘴上,对他进行人工呼吸,仍然不起作用。最后,满头大汗的医生只好提起这个差不多六斤重的小男孩,重重地打了几巴掌。这时黑夜中才响起了孩子的第一声啼哭,在场的人们都松了口气,但沈美荣的心里却留下一片挥之不去的阴影。
  之所以希望满收的出生能带来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能够过上富裕的生活,是因为当时这个地方太穷了。杏山村因杏山而得名,杏山因山形小圆如杏而得名。这儿土地贫瘠,碱化严重。“远看白茫茫,近看像粉墙,一阵风吹过,遍地飞雪霜”是其解放前的真实写照。解放后,这里仍然是人种天收,旱了少收,涝了不收。责任制实行后,人们的种田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土地的生产潜力也被逐渐挖掘出来,但地处偏远、人多地少的现状仍旧使这个地方的经济发展相对滞后。而魏礼宏家因为有老有小、父母多病而更加贫困,连温饱问题都没有真正解决。
  五岁那年秋后,小满收因为着凉咳嗽不止。当听妈妈说要带他去打针时,他吓得立马藏了起来。妈妈忙完家务正打算带孩子去医院时,发现孩子不见了。一家人前院后院、左邻右舍找遍了,还是不见小满收的踪影。这孩子跑哪去了呢?一家人正在纳闷,忽然从门口秫秸垛子里传来几声咳嗽声,这才找到他。刚被母亲从秫秸攒里拽出来的满收又挣脱了母亲的手,乱跑起来,弄得鸡飞狗跳,声闻四邻。好不容易被拖到医院,小满收又哭闹,不愿打针,看着医生拿着针走过来,他一边哭,一边骂。医生开玩笑地说,小东西,敢骂你干爸啦。一次又一次地打针、吃药,小满收感到他似乎和别的孩子有点不一样。让他感到不一样的还有,其他孩子打针得到的奖赏是鸡蛋、饼干,而他打针得到的奖赏只有豆腐、豆芽。贫困在满收幼小的心灵烙上了深深的印记,同时也在这个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改变命运的种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