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第二十五章

  医院很快到了,医院门口就已人山人海,非常嘈杂,父亲嘀咕了一句:人这么多!我护着父亲往里走,丹挤到导医台咨询了相关情况,导医的医生说需要建医疗卡与病历单,我跟丹说我去,丹说她去就好,说导医台的医生太忙了,老是顾着这个忘了那个,让我看看肠胃科在几楼,我说好的,并约好弄好之后再导医台等。然后丹去开卡,我护着父亲找到医院布局图,确认肠胃科的楼层。丹过了将近半个多小时才过来,气喘吁吁的说:人太多了、人太多了,好不容易才办完,这个医院的医生挺凶的!汇合后顺着人流上肠胃科,整个楼层都属于肠胃科,过道中挤满了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焦急与忧虑。排队不是拿号,而是需要将病历填写好交到各诊室外的护士手上,由她们按照先来后到将病历放好,然后一个个叫名字进去会诊。我将父亲的病历填好,丹交给了护士,然后找个地方开始等,楼道外的椅子很难得空,我心里想着:大医院这方面一定要做好,至少要保证等待区域的凳子是够的,不说做到同银行一样,至少要做到同车站一样才好,毕竟所有的病人以及病人的家属心里压力比较大,需要一个相对比较好的休息环境进行休息。但是,这种在楼道里等待的感觉,非常不好,拥挤、嘈杂,让人非常的不舒服,又无可奈何!我时不时问父亲如何,父亲说还好,但是从他的脸色来看,感觉也不好的,父亲几乎不说话,眼睛一直看着诊室的门,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中间与父亲一起去上了个厕所,抽机会将做胃镜以及其他检查的地方找到。从2点多等到快5点,终于轮到了父亲,排在父亲前面的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由他父亲陪着,护士叫我们一同进去,由于一个病人只准许一个人陪护,我让丹在外面等着。专家是个五十多岁的女医生,很仔细的问了小男孩的情况,然后让小男孩先出去,让我与父亲在旁边等着。她指着小男孩病历单跟那小男孩的父亲交代说:根据前面的检查结果来看,这病就是这个病,需要马上进行手术。动不动手术以及在不在湘雅医院动手术需要家属确认,什么时候动手术以及动手术的方案需要去找外科,相关的检测结果以及病情她已经发到医院的内网上了。那个小男孩的父亲一听急了,说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年纪这么小!女医生说先别急,生病急也没有用,经过地区医院以及湘雅医院的两次检查,可以确认病情,需要拿主意确认是进行治疗还是再确认?小男孩的父亲说他出去打电话确认下,女医生说好的。轮到父亲,女医生让父亲坐下,然后问了下父亲的发病史、疼痛史、平时喜欢吃些什么、饭量、运动量,等等,我在旁边插嘴说话,马上被她说了一顿:我在问你父亲,你不要打断,让你父亲回答就好。然后用听诊器听了听,并按压了父亲的肚子,边按边问这疼不疼的,父亲如实做了回答,女医生将父亲说的做了记录,最后问了父亲以前在哪做了检查没?父亲说以前在市中心医院做过全身的检查、包括胃镜,医院说在这边也要做个检查,明天一大早过来做个胃镜,今天晚上10点之后到检查前不要吃东西,可以看情况喝些水,明天视胃镜情况进行下一步治疗,还问了父亲现在在吃什么药?我在旁边插话说中药与西药都有在吃,中药吃的是白花蛇舌草与半枝莲,中药吃的是复方斑蝥胶囊以及雷贝拉唑肠溶片,医生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些药可以继续吃,不过晚上10点后到做完检查前不能吃。父亲说好的,我问了下吃什么的有哪些注意事项,医生的意思是在病未得到确认的情况下,暂时不要吃腌菜、很硬的东西,少量多餐、多喝粥,不要大荤大补,其他没有什么,注意营养要跟上,胃病靠养。我点头应道好,然后女医生将父亲的病历给我,然后对着外面说下一个,我与父亲便出来了。出门后,丹上来问情况,我说医生没说什么,说先要做检查,治疗方案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说,丹说做哪些项目,我说做胃镜。那个时间点,医院医生都快下班了,楼道里依然挤满了人,我跟丹说先回宾馆再说。
  吃罢饭,在旁边的士多店买了三瓶矿泉水,给父亲一瓶,父亲说不用,他上去烧水喝,我说这么热的天,矿泉水是温的,不是凉的,喝了没有什么问题的。父亲将水接了过去,我提议吃完饭要不要出去走走,父亲说天气太热了,回去冲个凉,早点休息。我说好的,上楼,丹回我俩的房间,我到父亲的房间,将空调的温度调好,将冲凉的开关与马桶的开关什么的告知父亲,问父亲要不要先冲凉,父亲说一身的汗、肯定马上冲,我将冲凉的水温调了调,开着让父亲试了下,父亲说刚好。然后我坐着看电视,父亲冲凉。等父亲冲好凉,我与父亲聊了会天,将电视台调到父亲爱看的戏曲频道,将父亲的手机充上电,跟父亲说了下门如何反锁、晚上不是我打电话要开门不用开门等,便回隔壁的房间。丹问我医生说的情况,我说医生真的没说什么,就说要做胃镜,丹说到时候做完检查带父亲出去逛一逛,我说好的,但是这个天气太热了,要逛最好是下午,丹说好。晚上睡觉前我打了个电话给父亲,问父亲住得是否习惯、房间空调温度怎么样?父亲说都还好,温度也还可以,只要不热,冷了他知道盖上被子。我说那好,并说温度在遥控器上可以调的,父亲说他没有带眼镜过去,上面的字看得不是很清楚。我心里想着父亲应当想调温度,便说我过去。进父亲的房间,感觉房间的温度稍微有点高,看着温度为26度,我问父亲是不是热,父亲说有那么点,我说现在温度是26度,我调到24度,并将风朝上面吹,如果到时觉得有点冷的话,让父亲把被子盖好,父亲说好的。调好温度,与父亲又聊了几句,看着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便回房间,到房间后给姐打了电话,将事情跟姐说了一下,并问了姐家里的情况,姐说都还好,让我们不用担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5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