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1.曾广贤家卧室 内 日
  许馥起床一边穿衣一边对着还躺在床上的曾广贤说话。
  许馥穿完衣服,见曾广贤没有动作,用手推了一下他。
  曾广贤:(闭着眼睛)嗯~
  曾广贤突然睁开眼睛,朝门外望了望,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曾广贤:(打电话)今天我老婆出差,下午四点我们老地方见。嗯,好的。
  许馥:(拿起一件衣服)刚刚在和谁打电话?
  许馥:哦十一点钟的车,不用送我,又没有多远,只是出去办点小事,明天就回来了。
  许馥提起行李箱,开门走了出去。曾广贤只穿着一条沙滩裤,满脸笑容的送她出去。
  许馥:嗯。不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
  曾广贤把门关上之后,一声高呼,一下跳到沙发上躺起来,顺手拿了个橘子,剥掉的橘子皮到处乱扔,吃一瓣橘子,便将里面的籽朝天吐出来。曾广贤突然想到什么,将橘子一扔,跑进了卧室。
  曾广贤:(内心独白)老虎不在家,我怕什么啊?
  电话响起来,曾广贤从裤子里掏出手机接听。
  曾广贤挂掉电话,继续涂另一只脚。
  曾广贤:(独白)差点忘了。

  曾广贤走出小区门口,他的手机铃声响起。
  挂掉电话,曾广贤慢慢走远。

  曾广贤在酒店门前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走进了酒店。
  许馥跟在曾广贤的身后也走进了酒店。
  曾广贤走进电梯,电梯门关上。许馥走到电梯前,抬头看着上面的楼层指示灯。
  曾广贤从电梯里走出来。
  曾广贤:喂?亲爱的!什么事啊?
  曾广贤:我在外面玩呢!
  曾广贤:和一个朋友!
  曾广贤:那你就早点会来啊!我等你!就这样,我先有点事,挂了啊!
  门打开,曾广贤走了进去,随后们关上。
  随即许馥拿起球棍也走向604,一脚踢开门。
  房门打开,房间里靠墙摆放着五台电脑,后面则是一排床,旁边还有一排零食饮料。
  俩人震惊的看着站在们口的许馥。
  曾广贤:你不是去出差吗?怎么在这儿!
  曾广贤:我是在外面啊!宋之以你不认识!
  许馥:(愤怒)你们!你们!
  许馥:你们不是来开房的吗?
  许馥:你们玩吧,不用管我!
  宋之以:她怎么了?
  宋之以:痒?你...
  宋之以:我又没说是其他地方,你这么着急解释什么?
  宋之以:(悄悄的说)你老婆什什么时候走啊?
  宋之以:你老婆管得真严啊,你怎么不和她讲道理?
  宋之以:哦。看来你是深受其害啊!
  宋之以:唉,老艾要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去接他。
  宋之以:有三年了!
  宋之以点上一支烟。
  宋之以:生活太单调,抽点烟,渲染一下生活。

  出片名:没完没了
  4.火车站 外 日
  曾广贤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出租车绝尘而去。
  5.汉大男生宿舍 内 日
  曾广贤:大家好,我是曾广贤。
  身后传出艾思文的声音。
  曾广贤回过头去,看见了艾思文。
  艾思文:哦,原来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室友啊!你好,我叫艾思文,也是这个寝室的。
  宋之以:你以为我的螳螂是跟你开玩笑的?我可是经常看皮皮马的直播的,嗯小老板,你跟我皮,我让你皮,我让你皮。
  艾思文:(指着宋之以)他是宋之以,金融系的,我是物理系的。对了你怎么现在才到学校来?
  艾思文:哦,原来是这样。
  艾思文:宋自雷。新室友来了!
  宋之以:干嘛?
  宋之以:哦,你好!我叫宋之以。欢迎,欢迎。
  艾思文:因为他玩游戏经常被自己扔的手雷炸到,所以我们就叫他宋自雷。
  艾思文:(凑向曾广贤)是花五十块钱找的代练!
  艾思文:不用解释,我懂。
  宋之以:这个我知道,不过你最好傍晚的时候再去,现在人很多。
  曾广贤转身欲走,宋之以叫住了他。
  曾广贤:啊?没什么关系,我和那个姓曾的不熟。
  6.大街上 外 傍晚
  曾广贤走到门口,玻璃门被里面的服务人员拉开。
  曾广贤走进去,向四周张望了一下,里面还有许多人来回走动。
  曾广贤:没关系。

  许馥穿着一条白裙子留着长发。
  许馥:今天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再来给瑶瑶辅导功课。
  许馥:没事,学校离这里不远,走几步就到了。再说,现在这社会,很安全的。
  瑶瑶:姐姐老师明天见!明天早点来哦!
  说完,许馥背着自己的背包出了门去。
  8.理发店 内 晚
  理发师甲:请稍等一下,我去换把剪刀。
  理发师甲转身离开。
  理发师乙:(用梳子梳着头)先生是做什么的?
  理发师乙:我是理发的。
  理发师甲拿着一把剪刀走了回来。
  曾广贤:嗯,是朋友介绍我来的。你们店里生意很好啊!都忙不过来。
  曾广贤:有钱赚,累点也没关系啊。你们一般几点上班?
  曾广贤:每天都是这样?
  曾广贤:你工作几年了?
  曾广贤:恭喜。

  9.便利店门口 外 夜
  许馥:喂,阿雪,我马上就回来了,我刚买好水果呢!......不用你来接我,我又不会迷路。.....行,就这样,挂了。
  一个喝醉了酒的中年男人从酒吧里走了出来。他弯腰吐了一下。
  男人吐完抬起头看见了许馥,一把抓住许馥的手。
  许馥:(挣扎)不约,你放开我!
  中年男人:(笑)别着急走嘛,我俩好好玩玩。
  中年男人松开手,许馥慢慢把裙子往上提,
  中年男人解开皮带,裤子一下滑到脚跟。
  中年男人准备追,结果一下摔在可地上,他赶忙提起裤子,一边追,一边系裤子。
  许馥头也不回的跑。
  许馥:救命!救我!
  许馥:(拉着曾广贤的手)救我!他想强暴我!
  男人:小子,我劝你别多管闲事!这个女的今天我要定了。谁不知道我是...
  许馥惊呼一声,用手捂着嘴,有些痴呆的看着曾广贤。
  男人踉跄的爬起来,飞快的跑了。曾广贤淡定的甩了甩手,许馥跑过来。
  曾广贤:哦,我没事。你怎么样,没什么事吧?
  曾广贤:嗯,对啊,我今天刚到的。你哪个系的?
  曾广贤:嗯,以后要小心,最好不要太晚回家。我送你回寝室吧。
  曾广贤:我陪你去吧。
  两人走到掉橘子的地方。许馥一个一个将橘子捡进方便袋里,最后一个橘子,许馥捡起来递给曾广贤。
  曾广贤:谢谢。
  曾广贤:好!走吧,回去吧。

  曾广贤和许馥走到宿舍外。
  曾广贤:我倒是想把你送进去。
  许馥:四月到了!
  许馥:你知道林徽因吗?
  许馥:不知道算了。我进去了,晚安!
  许馥走到门口又转过了头。
  曾广贤:嗯?
  不等许馥回答,许馥便跑进了宿舍里,曾广贤看着许馥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曾广贤看了看手里的橘子,轻轻的笑着摇摇头。
  12.438男生宿舍 内 日
  艾思文:回来了!怎么去了那么久?
  宋之以:你不会是有艳遇吧?
  艾思文:唉,这你得找他(往宋之以撇嘴),你这橘子哪来的?不会是你买的吧?就买了一个?
  艾思文:(趴在床边看着曾广贤)他?
  曾广贤:额,好吧,是她。
  曾广贤:不知道。
  曾广贤:问了啊,但是忘了。
  曾广贤:我忘记了,你这么痛心疾首干嘛?
  宋之以:我没女朋友怎么了?我单身我骄傲。哪像你天天夜不归宿。
  宋之以:他刚刚还出去为自己的爱情鼓掌。
  宋之以:(用手拍三次)为爱情鼓掌。
  艾思文:(那枕头扔向宋之以)去你的!
  宋之以:就喜欢看你这种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表情。
  宋之以把枕头还给了艾思文。
  曾广贤:没。
  曾广贤:好。
  艾思文:可以啊!
  13.阶梯教室 内 日
  曾广贤:我们坐那儿?
  三人找位置坐了下来。
  曾广贤:唉,教哲学的这个老师严不严?
  曾广贤:男的女的?
  许馥从教室外面走了进来。她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教室中间的曾广贤,曾广贤也看见了她,两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许馥坐到了曾广贤后面的位置上。
  曾广贤:你怎么也选修了哲学?
  艾思文转头诧异的看了一眼许馥,又看了一眼曾广贤,默默的转过头去继续看书。宋之以看着手机乐呵着。
  许馥:听不懂!不过我会生活啊,生活不就是哲学嘛!
  许馥:(笑着)你听谁说的?
  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人从门外走进来。
  许馥:老师来了。
  曾广贤:唉,还蛮帅的嘛。(碰了一下宋之以)嘿,老师来了。
  男老师走上讲台,摆好教案,打开投影仪。他扫视了一下教室,所有同学都注视着他。
  台下鸦雀无声。男老师疑惑的抬起头。
  全班同学都哈哈笑了起来,宋之以笑得最大声。
  曾广贤:这个老师还真是挺有趣的!
  男老师收起小女儿姿态,正色起来。
  宋之以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有些尴尬的站了起来。
  男老师:为什么?
  男老师:嗯,那我问你,为什么人们不喜欢大便?
  男老师:嗯,好,你先坐下。刚才这个同学所回答的问题,正是我们这节课要学习的东西。本质。我曾经说过,哲学其实就是一门探究世界本质的学问。那么什么是本质?怎样探寻本质?同学们不妨先讨论一下,待会儿我找人起来回答,如果有人愿意主动的站起来回答,那么我就给他加十分。好,开始讨论。
  宋之以拿出手机,将音量去那关,开始玩手机。
  宋之以:不会啊。
  曾广贤:你在看什么?
  曾广贤:你静音看我是歌手?
  曾广贤:(摇摇头)没问题。你继续。
  曾广贤打量了一下宋之以。
  男老师:好,时间到,有谁知道答案了吗?
  宋之以:老师,(指向艾思文)艾思文知道。
  男老师:那好,请这位同学来说一下。
  艾思文不紧不慢的站起来。
  男老师:嗯,请坐。(看向曾广贤)旁边的那位同学,你觉得他说得对吗?
  曾广贤:(犹豫了一下)我觉得他说的对。
  曾广贤:(楞了一下)我觉得是错的。
  曾广贤:我不知道。
  曾广贤:凭感觉吧。
  曾广贤: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是纯爷们儿!
  曾广贤:是boys。
  全班大笑。
  曾广贤坐了下来,许馥用手戳曾广贤的背。
  曾广贤:(打断)不是!
  曾广贤:我喜欢女人!
  曾广贤:你..你..你..你说的挺有道理的啊!
  曾广贤:额,有男朋友算不算。
  曾广贤偷偷指了指正在玩手机的宋之以。
  曾广贤:你看着。
  曾广贤:后面有人叫你。
  曾广贤迅速把宋之以的手机放到前面的桌子上。
  曾广贤:哦,我听错了。
  曾广贤指了指前面。
  宋之以站起身来往前伸手拿手机,曾广贤一巴掌拍在宋之以的屁股上。
  许馥:啊!你俩真是够了,虽然你这样做,你俩都很舒服,但是你们也要顾及一下其他人的感受吧!
  艾思文:你俩别闹了,快认真听课。
  曾广贤认真的的注视着讲台上的男老师讲课。
  曾广贤在上面写了一个“好”字。
  艾思文:随便啊。
  艾思文:啥事?
  宋之以不停的往后面撇嘴。
  曾广贤:人生安全是什么意思?
  曾广贤:为什么要带身份证?
  曾广贤:莫名其妙。
  14.餐厅里 内 晚
  许馥:你想吃些什么?
  许馥:那好。
  许馥:服务员,你们这儿有什么套餐没有?
  许馥看向曾广贤。
  曾广贤:你说了算。
  服务员:好,请稍等。
  许馥:(掏出手机递给曾广贤)把你电话存上。
  曾广贤:给。
  曾广贤:你打的?
  曾广贤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是个陌生来电。曾广贤接通了电话。
  骗子甲:(画外)先生您好,我们发现您的信用卡在境外有一笔可疑消费,请问是您使用的吗?
  骗子甲:(画外)哦。
  许馥:谁啊?
  电话铃声又响起。
  曾广贤:喂?
  曾广贤:(打断)不要,太少。
  许馥哈哈哈大笑起来。
  曾广贤:我这辈子最讨厌骗子了!
  曾广贤:喂?
  曾广贤:你难道不觉得粘手吗?
  许馥:粘手是什么意思?
  许馥:你不说算了。唉,你说他们还会打来吗?
  电话铃声响起。
  许馥:快接啊!
  曾广贤:喂?
  许馥:要一亿有吗?
  曾广贤:我在北京有套房子!
  曾广贤:在长安街上,天安门抵押给你!
  曾广贤: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
  曾广贤:你怎么骂人呢!
  许馥:哈哈哈。你这人真有趣。
  许馥:你有没有想过找个女朋友,这样你就孤独了。
  许馥:为什么这么说?
  许馥:你要是见过那才可怕。
  许馥一下吃一点,曾广贤吃得很欢。
  许馥:没有,我减肥。
  许馥:九十几斤吧!
  许馥:(微微挺胸)你觉得呢?
  许馥:我喜欢打乒乓球。
  许馥:对啊,你怎么知道?
  许馥:她打球没有技术含量,那谁有?
  许馥:额,这倒是,毕竟是铁打的福原爱,打铁的张怡宁!
  许馥:(惊呼)又黑又粗又长!
  许馥:这不太好吧,我们才没见过几次。
  许馥:你们男生都玩得这么开放吗?
  许馥:(红着脸)还真是。(拿起筷子)快吃东西吧!
  许馥:当然要减肥,我可是立志要瘦成一道闪电的!不过现在我饿了。
  许馥:要死啊你!

  曾广贤与许馥两人并肩走在一起。
  曾广贤:二十岁,也不大啊!
  曾广贤:至少比我小。
  曾广贤:啊?
  曾广贤:那很好啊!
  曾广贤:有什么区别?
  曾广贤一直注视这许馥。许馥轻轻一笑。
  许馥一直盯着曾广贤的眼睛。曾广贤从兜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只。
  许馥摇摇头。
  曾广贤点上一支烟,深吸了一口。随即露出微笑。
  曾广贤:嗯,其实我也知道抽烟对身体不好,知道我为什还要抽烟吗?
  曾广贤:因为我在等一个劝我戒烟的女人。
  许馥:我们这算开始了吗?
  许馥:那你喜欢我什么?
  许馥:还有呢?
  两人打闹着往前跑去。
  16.418男生宿舍 内 夜
  艾思文:哟,回来了。你竟然会回来!
  艾思文:你不出去过夜我能理解,但是你这也太快了吧!
  艾思文:你们真的?
  艾思文:怎么等吃药!吃药对身体不好,我要是让她吃药,你觉得我还能活到第二天?
  宋之以:(摘掉耳机)(一脸不解)谁在叫我?
  曾广贤:没有,没有,你继续玩游戏。
  曾广贤刷完牙,拿着漱口杯走到桌子前,放下杯子,拿起橘子露出微笑。

  曾广贤与艾思文对坐看书。曾广贤手里拿着一本林徽因的《你是人间的四月天》,艾思文手里拿着一本《果壳里的宇宙》。
  曾广贤:诗,现代诗。
  曾广贤:说不上喜欢,毕竟不常看,但是找了一个中文系的女朋友,喜不喜欢都得看。不然她一提起什么作家、诗人什么的,我一点都不知道,那不是显得我对她不上心。
  曾广贤:那当然,一段感情是需要两个人共同努力才能圆满的,不管她做得怎么样,我得先把自己做好。
  曾广贤:宋之以教我的啊!
  曾广贤: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他说得挺有道理的。
  曾广贤:唉,你说我跟许馥第一次约会,我送她什么礼物好?
  曾广贤:第一次正式约会!
  曾广贤:你说是送花好还是送项链好或者其他的东西。
  曾广贤:额,不行,还是送项链吧。
  曾广贤:这你就不懂了吧,相信我,花的钱越多越显得有心意。
  曾广贤:唉,你女朋友沈茹熙不是要过生日了吗,你打算送她什么?
  曾广贤:你可以自己打工赚钱买狗,这样心意不就足够了吗!

  曾广贤与艾思文推门走进去,宋之以正趴在阳台上。
  宋之以:我在看我养的向日葵。
  曾广贤走过去看见花盆里长着一根小树苗。
  艾思文:你看错了,那跟长着叶子的是他在路边捡来的树枝,他的向日葵还没有发芽。
  曾广贤从土里掏出一粒带壳的瓜子。
  宋之以:嗯!有什么问题?
  曾广贤:嗯,不错,你这个种子还是五香的啊!
  曾广贤:你的脑子应该是个新的。
  曾广贤:从来没用过啊!
  艾思文:你这么闲怎么不找个对象 啊?你要是再不找个女朋友你就要打破神话了。
  艾思文:女娲造人的神话。
  艾思文:你说的哦!你要是能在一个星期内找个女朋友我管你叫爷爷!
  曾广贤:要是你成了我管你叫爸爸!
  艾思文:等等!为什么你要叫爸爸,我叫爷爷?
  艾思文:滚滚滚!
  宋之以:打工?打什么工?为什么要去打工?
  宋之以:不去,我还是在寝室学习算了,我爱学习。再说我还要找女朋友,哪来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啊。
  宋之以:嗯,你这么做值得吗?
  宋之以:你这样费尽心思,你女朋友未必会领情。
  宋之以:随你吧,你快乐就好。
  19.公交车站 外 日
  艾思文:我们为什么要坐公交车?
  艾思文:说人话!
  艾思文:好吧。
  20.车内 日
  艾思文:怎么做公交车的人这么少?
  曾广贤:喂?什么事?....怎么,才一会儿没见就像我了?...哦,我不知道,你找一找吧...行,挂了。
  曾广贤:不是,宋之以。
  曾广贤: 哦,我这是苹果最新款的手机,我舅舅从美国给我带回来的。
  农民工甲:那得花多少钱啊?
  农民工乙:我滴个乖乖,七千块,那抵得上咋俩半个月工资了!
  艾思文忍住笑意。
  曾广贤:你别笑,你的手机也不便宜。
  艾思文伸手往背包里拿,突然他手一滞,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空调遥控器。
  曾广贤:刚才宋之以给我打电话,问我遥控器去哪儿了。(一本正经)唉,你说,你一整天不会你女朋友信息,你回去会不会死?
  曾广贤:或许吧!
  曾广贤:我去,我手机停机了!
  曾广贤:不会,但是他会活剐了我!
  司机:大家坐稳了!
  司机:前面有辆车,可能是个女司机,车两边镜子都扣着,打了个左转灯,一直往右边靠,我TM都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fteen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