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卫沧桑百年后的建筑博览——冷雨寒雪中的春节文化之旅(2)

  冷雨寒雪中的春节文化之旅(2)――
  
  

  上次来天津,距今已有整整二十年;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穿街过巷看到很多上世纪初老房子,以密集叠砌的红砖房居多,粗砺、实用、牢固、富有观赏效果;当时同行一个文化馆长连连惊叹:都是大半个世纪的建筑了,质量真好!
  跨过李公楼桥过得海河,河中还能看到大面积冰凌,大多还是丰盈流淌,映着两岸高楼美苑;冷太阳在云层里乍隐乍现,天色雾蒙蒙。
  过了河,正不知西东,拦出租车也没碰上个空车;一留意,原来这是单行线;得再往前走几步;再留意,不由得惊喜,原来这条街就是我要找的老街了,各建筑都标上了文物保护名称,旁边就是法国兵营。一打听,原来这一带是法租界地,多为砖石建筑,跟我二十年前偶遇的印象重叠了起来。

  在网上我搜索天津,知道还有一个意大利风情街区,位于河北区;乘出租车前往,其实只需转过几条街,穿越一条法式铁桥,然后就到得马可波罗广场,9元车费。

  整个方块街区,也都沿续了这种风格,即使后起建筑也有了遵循,街区的整体感显现出来。其实这街区离我前一晚居住的锦江之星酒店已经很近,火车站就在旁边。

  五大道在中心城区以南,从桥头打的到此花了13元;街巷里穿行,民国建筑在车两旁一一跃现,出租车直接将我送到了五大道广场,旁边就有人来推销租赁自行车;因为街区很大,走下来费时间;而他们的价格跟旁边的马车比优惠不了多少,眼看那马车极具有上世纪初的情调,装饰得也很是豪华,那就尝试坐一趟吧。
  马车来来去去,车水马龙;我们终于上得马车,两侧建筑又动感起来,多为组合式庭院建筑。在导游的解说中,我对五大道开始有了了解;五大道即五条道路的统称,即重庆、常德、大理、睦南、马场,均为大西南通道上的城市命名。五大道汇聚着英、法、意、德、西班牙等国各式历史风貌建筑230多幢,名人名宅50余座。
  忙着浏览和拍摄,相机的软外套掉了,此后行程多少会有点不方便,但时间不多,下了马车,走几条街巷,还得先撤了。
  天津卫建筑,在六百年历史长河中一直繁荣昌盛,各时代均有遗存,整个城市就是一座建筑博览馆;但随着外侮内乱,建筑风貌更多了沧桑起伏。八国联军进城,毁了城墙,却带来了各式风格的欧陆建筑,让天津的气质大改;1921年鼓楼拆除重建,随着上世纪中叶政权的更迭,古城的风貌却朝着全国城市集体大合唱的方向发展了。
  这次拆迁,只怕是天津城建史上最大的伤口了,冯骥才等天津知识分子面对这废墟曾“痛心的哭了”;而体制下的权力,依旧成为祸害地方建筑文物的元凶;缺乏人文素养的官员,为了刨取一任利益,将觊觎的目光投进连遍成熟的老城区,从而成为割裂城市根脉的根源。据说冯骥才是被政府人员忽悠出国,回来后老城厢就消失了;这样的政府官员,其实应该镌刻在天津城的耻辱柱上,让市民记住这些败类,让他们去遗臭万年。天津城虽然建城历史不算太长,但着实是一个有着厚重积淀的城市,这些祖上的遗存不能再让不肖子孙来消耗了。

  打的到火车站的车费14元,但这里到机场的大巴得12:30发车,还有四五十分钟,等不及了,就只有打的到机场;还好,天津的滨海机场离城中心并不远,打的41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6 − twel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