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谨以此文献给我钟爱的盼盼乖宠

  成长
  2003年1月23日,老爸的朋友把一只刚刚出生7天的小奶狗抱到了我家。它还没睁开眼睛,小到盈手可握。老妈对我说,给它起个名字吧,总不能一直小狗小狗的叫啊。我沉吟了一下说,就叫盼盼吧。老妈笑这个防盗门品牌的名字应该是大熊猫的,其实,老妈不知道我心里的潜台词。那个冬天,我刚刚结束了研究生入学考试,胜负未卜,游走在命运转折关口的年轻人不免有些迷茫与无助。盼盼,乃取其盼我能通过考试,盼我毕业能找个好工作,盼我未来嫁个好人之意,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个名字的分量。
  从此,这只被唤作盼盼的小奶狗慢慢长大,在我家。
  盼盼来得突然,第一晚家里没有什么准备,老爸老妈怕它冻到,不顾我的反对,超有创意地把它放进军用书包,盖上包盖,让它在书包里闷了一晚,美其名曰:保温。果然,第二天早上起来,它上火了,眼角满是黄色的分泌物。老爸和老妈在一顿相互埋怨之后,分头行动了起来。老爸干木匠活――钉狗窝,老妈干护士活――用淡盐水给盼盼擦眼睛,赋闲在家的我干拉拉队活――加油+卖呆。
  解决了住的问题,下一个就是吃了。小奶狗不好喂,咀嚼消化能力均差,缺营养又长得快,所以只喂牛奶或奶粉是不行的。几经讨论的结果是:混合物喂养。说白了,就是我先把麻花嚼碎吐到碟子,再加冲好的奶粉和煮熟的鸡蛋黄,搅拌成糊状即可。这方法虽听起来有点儿恶心,但现在推敲一二却是提供全面营养的良策,其中碳水化合物、脂肪、蛋白质、维生素、矿物质、水分齐备。可怜这样喂了两三周下来,别说闻了,一听到“麻花”两个字,我的胃都会翻江倒海……
  那时候盼盼还没睁眼,习惯了每次开饭前都有我搅拌混合物时羹匙和小碟子相互撞击发出的声音,一听到这种声响它就兴奋之极,四处拱着头寻找,逗得一家人哈哈大笑。
  盼盼睁开眼睛后,就开始慢慢活动了,爬啊走啊地到处逛。担心它被大家不小心踩到,我总是溜溜地跟着陪着。大概是天气尚寒的原因吧,每逢走累了,它最喜欢小憩的地点竟是我的脚面,对,是我穿了棉拖鞋的脚面。棉拖鞋柔软舒适,躺久了还可以感受我脚上的温度,多好的去处啊,小家伙果然机灵。只不过每当盼盼爬上脚面的时候,我就要先就地找把椅子坐下,双脚并拢,脚跟着地,脚背基本平行于地面,这个姿势才能保证它不至于在睡梦中翻身掉到地上去。好在盼盼长得不慢,不久人肉沙发床就躺不下它了,不然我觉得自己也许会得个脚面静脉曲张啥的。
  不过这段儿时的记忆对它的狗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大长大后还总喜欢趴在拖鞋上,虽然两只拖鞋并在一起也难卧下它了,但只要把头和上半身搭在拖鞋上,它就很满足。心理学研究认为,人类成年后的性格特点和行为方式与儿童时期的经历有较大相关性,看来,狗也是。
  在等待开学的那几个月时间里,我基本上目睹了盼盼成长的一切。后来,我在学校读书、毕业参加工作,不能像老爸老妈那样跟盼盼朝夕相处,但它从来没有走出过我的生活。盼盼的趣事是我跟老妈通话的重要谈资,电话那头老妈绘声绘色地描述它的种种,电话这头的我也每每问这问那,开心的不得了。

  往昔

  尾声
  2003.1.17-2013.3.4,十年,是我人生的三分之一,是它的一辈子。十年,足以改变人与人根深蒂固的关系,由亲密到生疏,由热到冷,由近到远。十年,盼盼给了它能给的一切,而我却总是忙那些不知所以然,忽略了它,冷落了它。十年,盼盼向日葵般仰着不变的小脸,摇着尾巴,蹭我的腿,给我搭爪,讨我抚摸……
  这十年我经历了太多,周遭也改变了太多,盼盼和它的名字一起伴我共同见证一路上的希望失望,潮起潮落,世事冷暖。
  盼盼带给我和家人的不仅仅是陪伴、乐趣与回忆,更重要的一种真实的存在感和被需要感。活着,如果不被他人需要,那将会是怎样凄冷惨淡的人生。
  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清楚地感受自己的无力,面对生与死,突然一切都变得不重要起来。
  终于懂得最难面对的不是失败,不是背叛,不是求之不得,而是那些人力无可挽回的永远的失去。任你鼻酸,流泪,胸闷到无法呼吸……却还是要被强推着去面对一次次的离别。人,除了自己,什么都不曾得到,拥有的不过是一程程的陪伴而已。
  最后,盼盼小乖,我和家人感谢你给予我们的每一天。我们都爱你,天堂里要开心,再投胎还来我家,一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9 + 1 =